Tel:400-888-8888

Honor

本文摘要:有一本书,《从动物的快感应人的美感》说:“在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中,尤物基本上指的是玉人。而玉人又都是青春后期的女性。在那些被视作人体美的范例美术作品中,人体均是体魄与第二性征发育良好并理想化了的女性。 这些都说明晰人体美与性本能的内在关系。”例如,在男子眼里,腰臀比(腰围与臀围的比率)小是玉人的一个主要尺度(也即细腰,丰乳,肥臀,即有曲线)。

OD网页版登录

有一本书,《从动物的快感应人的美感》说:“在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中,尤物基本上指的是玉人。而玉人又都是青春后期的女性。在那些被视作人体美的范例美术作品中,人体均是体魄与第二性征发育良好并理想化了的女性。

这些都说明晰人体美与性本能的内在关系。”例如,在男子眼里,腰臀比(腰围与臀围的比率)小是玉人的一个主要尺度(也即细腰,丰乳,肥臀,即有曲线)。

心理学家做过这样的实验,他们用简练的线条勾画出差别妇女的形体轮廓,然后让几个男子打分,他们来自差别的国家,有差别的文化配景,年事在8岁到85岁不等。效果他们均为腰臀比为0.7(腰臀比=0.7:1)的形体打了最高分。这个0.7意味着什么呢?统计讲明,康健女性,不管其体重如何,在更年期前,腰臀比都是0.7左右。

而这样的女子,生育力最强。而腰臀比略有增加者,生育力便下降。腰臀比每增加10%,受孕的机率便下降30%。

而腰臀比为0.9以上的女人(多为老妇),生育力险些为0。这讲明,人体美的尺度不光是同一的,而且人生而知之,无师自通。

它生存在人的潜意识里,基因理,是人的本能。后天的文化、修养并不能改变它。喜爱美的人体是人的天性。这讲明,人体美源于人的生物属性,与性伴生。

没有性感的女人称不上玉人。美感与性感难分难明。

所以,在玉人眼前,男子总是想到性爱——不要难为情,恩格斯早就替我们说出了这种“邪念”:“体态的漂亮……曾经引起异性间性交的欲望。”择偶也就成为对美的追逐。古代的巴比伦人有个习俗,每年每个村子都要举行出售年轻女子的拍卖会,届时把待嫁的女人集中起来,任由男子挑选,有钱的男子可以买到最美的女人为妻,而平民和穷人只能买到不美或有残疾的女子。这样的选美今天还在举行,只是蕴藉、文明晰,改为谈恋爱了。

而浏览人体美的意义是使人类进化。因为“人体美的理想与种属祖先的相貌逆向而与进化趋势同向。

人体美的理想是进化的产儿,反过来它又通过性选择影响进化。”可知,人体美是性选择的产物,是性的升华,反过来又支配人的性选择。如果人在性爱中不辨妍媸,那人类就会停止进化。只有当性爱同时又是对美的追求时,人类才会既生生不息又不停进化。

这是造化赋予人的本能,“好色”也就无可厚非了。说人体美离不开性,这话纵然今天仍会被视为奇谈怪论。可两千五百年前的古希腊人听来不外是陈词滥调、老生常谈而已。

OD网页版登录官方网站

他们的重精神恋爱的大哲人柏拉图就这样看:“通常有生殖力的人,一遇到美的工具,就马上感应一种欢心,兴奋起来,于是就凭它孕育生殖。如果遇到丑的工具,他就索然寡兴,蜷缩退避,不愿生育,宁肯忍痛怀着极重的种子……照这样看来,恋爱的目的不再美,是在美中孕育和生殖。”古希腊的美神阿佛洛迪特(维纳斯)也称作爱神——性爱之神。

他们认为人体美与性是一体的,难分难明。艺术于是有了用武之地,体现人体美就成了古希腊艺术家的神圣使命。地球上有过多个古代文明,但用艺术展现人体美,当首推古希腊。

马克思说:古希腊的艺术至今“仍然能够给我们以艺术享受,而且就某方面说还是一种规范和不行企及的范本。”《断臂马克思说:古希腊的艺术至今“仍然能够给我们以艺术享受,而且就某方面说还是一种规范和不行企及的范本。”的维纳斯》是女性人体美的范例。它成为卢浮宫的镇店之宝也就不足为怪了。

有幸浏览过它的人身体里是要起化学反映的,他已经是另一小我私家。他的性爱看法一定有了变化。他今后不会将爱的种子“播种于丑,只播种于美”了。

还不止于此。没有精神美又岂有人体美。美神的玉体包罗着许多庞大微妙的对比和呼应。

她上半身完全裸露,肌肤光洁如玉,下半身则被多褶的衣裙遮盖;她的头和肩向右倾斜,脸和眼光则朝向左方;上身向右微倾,腰腹则左倾;特别是她左腿向前提起、微屈,而全身的重心则放在笔直的右腿上(黑格尔称之为“自由的姿势”,它始于古希腊)……这使她的酮体有了动感,有了灵性。她是自由的,她无意取悦于人,也无意高踞他人之上。这使她有了高贵的精神气力。

因此,有幸浏览过《断臂维纳斯》的人,精神是会获得升华的。19世纪的俄国作家乌斯宾斯基写过一篇小说《她使我们挺直身子》,讲一个叫普什金的人,在富翁家里当家庭教师,生活虽有保障,却唯唯诺诺,惟命是从。一次,他来到巴黎卢浮宫,一看到《断臂的维纳斯》便以为自己身上起了不行思议的变化。他一再地问自己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他感应莫大的喜悦。

一种他不能明白的工具注入了他身体,使他充盈着灼烁和活力。他挺直身子,回到俄国,脱离富翁家,毅然来到山那里当了一名乡村教师,开始新生活。1848年的一个春日,德国大诗人亨利希.海涅抱着病体走进卢浮宫,他是来向美神作此外。

他得了不治之症。在人生竣事之前,他要再次浏览美神的雕像,体会一下做人的幸福之感。

他坐在雕像前,久久地哭泣、哭泣。固然,古希腊的人体雕像多是着装的。纵然是这些雕像,也难掩人体美。

不光仍旧能看到衣服后面人体的姿态,甚至还能感受到肌肉和皮肤的弹性。《运气三女神》就是着装的。不知何时她们失去了头和臂,但她们的美仍让我们受惊:姿态何等优雅、潇洒;身躯何等丰满、圆润;疏密有致的衣褶美不胜收。

而《花园中的阿芙洛蒂特》虽也着装,却是薄透露,衣褶像流水般从肩头流到脚下,湿漉漉紧贴着女神的玉体,与裸体未曾两样。只有丝绸才有这样的“曹衣出水”的质感。难怪有人断言,两千五百年前中国的丝绸已传入西方,否则古希腊人怎么会给她们的女神穿上又薄有透的连衣裙!尚未完成!欠好意思。


本文关键词:OD网页版登录,我们,为什么,要,浏览,人体艺术,有,一,本书,《

本文来源:OD网页版登录-www.sjzsthb.com

Copyright © 2021 Copyright weaving dreams    ICP prepared No. ********